浩博体育

  • <tr id='84SGko'><strong id='84SGko'></strong><small id='84SGko'></small><button id='84SGko'></button><li id='84SGko'><noscript id='84SGko'><big id='84SGko'></big><dt id='84SGko'></dt></noscript></li></tr><ol id='84SGko'><option id='84SGko'><table id='84SGko'><blockquote id='84SGko'><tbody id='84SGk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4SGko'></u><kbd id='84SGko'><kbd id='84SGko'></kbd></kbd>

    <code id='84SGko'><strong id='84SGko'></strong></code>

    <fieldset id='84SGko'></fieldset>
          <span id='84SGko'></span>

              <ins id='84SGko'></ins>
              <acronym id='84SGko'><em id='84SGko'></em><td id='84SGko'><div id='84SGko'></div></td></acronym><address id='84SGko'><big id='84SGko'><big id='84SGko'></big><legend id='84SGko'></legend></big></address>

              <i id='84SGko'><div id='84SGko'><ins id='84SGko'></ins></div></i>
              <i id='84SGko'></i>
            1. <dl id='84SGko'></dl>
              1. <blockquote id='84SGko'><q id='84SGko'><noscript id='84SGko'></noscript><dt id='84SGk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4SGko'><i id='84SGko'></i>
                 
                股票代碼:300321
                您的位置:
                美對華政策轉向牽引中美關系從高頻貿易摩擦轉向全方位戰略競爭
                來源:網絡 | 作者:網絡 | 發布時間: 2021-09-26 | 136 次瀏覽 | 分享到:

                綜合來看,拜登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將中國視為最大戰略對手”總體基調不變,但在對華政策尤其是經貿政策選擇上更為靈活多變,更多采取“多邊主義”包裝對華遏制舉措,試圖復刻美蘇冷戰模式拉攏盟友支持,搶占意識形態話語權形成對華高壓圍堵態勢,牽引中美關系從高頻貿易摩擦轉向全方位戰略競爭。

                一是不排除緩和中美貿易摩擦可能性,但必定以關稅為由附加更多談判條件。拜登在總統競選期間多次反對特朗普加征關稅,但礙於國會及輿論對華強硬壓力,暫未對取消關稅作出明確表態。但為從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中盡快復蘇,緩解美聯儲貨幣大放水及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造成通貨膨脹壓力,降低美國家庭生活成本支出,拜登政府迫切需要重啟對華貿易談判。可預計的是,拜登政府會在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之前,主動加快第二階段中美經貿談判,並很可能以關稅為談判籌碼,逼迫中國在貿易補貼、傾銷、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等問題上做出更多讓步。

                二是繼續拉攏盟友維持對華意識形態高壓,但在經貿層面難以平衡內部矛盾。拜登政府企圖將多邊主義“意識形態化”“圈子化”,通過聯合盟友或拉攏與中國有爭端的國家,主導構建“反華包圍圈”。但是,“反華包圍圈”並非鐵板一塊,所謂盟友多是迫█於美國壓力而並無意願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觀察中澳貿易摩擦升級之下部分出口中國農產品從澳大利亞轉移到美國可知,即便在由美英加澳新組成“五眼聯盟”內部,也不願放棄中國廣大市場,單純基於意識形態分歧而與中國完全“交惡”,經貿手段仍是我國與美國制衡周旋的最有力武器。

                三是長期保持對華技術打壓,但主要集中在國安而非商業領域。從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均不遺余力打壓我國高科技企業發展,不惜采取違背市場經濟規則“流氓手段”,掐斷我國外源性技術來源,阻斷我國產業升級進程,逼迫我國與全球創新體系“脫鉤”。但從美國撤銷TikTok禁令又增加中國“實體清單”判斷,拜登政府對華技術打壓政策考量更為成熟,對於涉及國家安全及未來產業關鍵尖端領域采取精準打擊,對於完全商業化領域則願意與中國談判爭取商業利益最大化,以免強制“去中國化”而造成“去美國化”的反效果。

                四是美國引導制造業回流難度較大,但可能催化全球產業鏈布局加快重構。早在拜登及特朗普兩任總統之前,奧巴馬政府就已大力倡導制造業回流,試圖恢復本土產業競爭力,但由於美國多年來過度依賴虛擬經濟,大部分產業基礎早已斷代,難以在短期恢復完整產業鏈體系。但須警惕的是,新冠疫情大流行所暴露全球供應鏈脆弱性問題,在中美大國競爭持續升級、我國人口紅利逐漸減弱等催化下,更多跨國企業采取“中國+1”策略在全球分散生產網絡,全球產業鏈出現向區域產業鏈裂變趨勢,我國作為“世界工廠”成為全球產業鏈重構首要移出目標。